2020年1月27日 凌晨2:00 小雪

  终于○躺在了宾馆又软又暖的床上!整体〖感觉就是箱子真重,路途真远。群里通知我们明天11点集合,终于可以合理合法的睡一个懒觉了。

  从昨天上午到现在,感觉和做梦一样。我第一次见到了手写的登机牌,第一次享受了机场︾大巴VIP待遇,也第一次体验了自己在车架上找行李(这里要万分感谢同事们给我贴那么大的LOGO,节省了好多时间)。当然,看到最多的是有关我的一条视频,他们广泛存在于朋友圈、个人消息以及抖音里,尽管BGM实在是一言难尽……

  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湖∏北省天门市维也纳国际酒店,从酒店的落地窗里,远远的能看到此行的¤目的地——天门市第一人○民医院。想起出发的时候我们的口号“武汉加油”好像不太合适。

  洗漱,睡觉。疫区生活即将开始……

  

  2020年1月27日 晚22时 阴

  昨晚我们这个40人的团队搞了一个大乌龙,原来要入驻的◤医院不是近在咫尺的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,而是几公里外的天门市妇幼保健院。“自以为是”四个字从我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蹦了出来,我都快要羞愧死了。

  乘车赶往妇幼院的路上,望着空无一人的街道,一种末日气息扑面而来,让我心里直∩犯怵。回头看见大巴上的战友都在认真的学习,我也连忙收起心思看资料,才稍微缓ㄨ解了这种压抑。

  短短的十来分□钟,我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,这种压迫的气氛直到我们一群人下了车才有所缓解。快速步入妇幼院主楼,乘电梯到达13层会议室,开始培训我才有了安全感。

  妇幼保健院的杨院长先是介绍了天门市的基本情况▆,天门市目前主要的发热患者留观医院是市一院、市三院和妇幼保健院。共有320多疑似患者正在留观,其中妇幼保健院有40多名留观患【者和1名重症确╲认患者。天门市目前急救物资非常短缺,一定要避免浪费。

  培训中,妇幼院的老师凝重的语①气让我对相关知识有了更深刻的理解,真正认识到“稍有不∏慎就会感染”这句话的意义。

  培训持续了4个多小时,心思越来↑越沉重,也越来越觉得自己在重症了解的感染防护知识确实在细ω 节方面还需要加强。

  回到酒店后,我按照微信群里老师的要求把房间分成了污染区、半污染区和清洁区,心里才稍微轻松一些。

  躺在床上,我联系了我们医院前往△仙桃和潜江的战友,张圆◆圆在潜江,鼓励我要勇敢。金秀被分到了仙桃市中医院,明天就◎要进医院了。听晋煤集团总医院的翟主任说,他们前往仙桃的两名战友被分配到了不同的医院,明天也要进病房了。我们明天却还要培训和熟悉环境。

  心里◥有些五味杂陈,晚安。

  

  2020年1月28日 下午20时 阴

  昨天的情绪有些崩溃,不过居然睡了一个好︾觉。早晨起来看到微信里的99+未读,我突然感觉自己不该有那样的情绪,让这么多人为我担心。收下爸爸、妈妈、妹妹、弟弟、主任、护士长、孩子他爸、朋友们、同事们的安慰,我感到自己元气满满。

  今天还有一件事让我特别⊙感动,上午在练习穿脱防护设备的时候我的眼镜老是掉下来。带上护目镜以后可不能再这样掉了,需要换一个镜々框,加一个“耳朵”。

  当地的老师带我去了附近的一家眼镜店,老板一听说我是山西支援湖北医疗队的,麻利地◥帮我弄好了眼镜还送了一包耳朵。我问他多少钱的时候,他死活不收我的钱。好贴心的店老板。

  这里给店老板打个广告。

  下午我们入院◤参观了病区,除了已有的40个留观病人,大批的疑似病患正在陆续的转进来,我们天门分队的任务目标,就是排查这批即将转来的疑似患者。我是明天上午8点到12点的上△午班,终于要正式上班了

  回到宾馆,手机又是好多未读信息,有的转发李总理ㄨ来武汉的视频,有的告诉我一定要调整好心态,有的给我讲笑话……好感谢大家≡对我的关心,其实我想说,我在早上心情就好起来了。我们的背后有强大的国家,没有什么可怕的。

  刚才←护士长告诉我,我们科的另外两名同事也要来武汉了,但具体分在哪还不知道。我感觉㊣好有力量。

  晚安。

  

  2010年1月29日 晚22时 晴

  今天上午穿防护服的时候有个小插曲,一名战友给我的防护服写好名字后,另外一名战友说》他防护服太小了,我这件大一【点,能不能换给他。于是,我就眼』睁睁的看着写着我名字的衣服穿→在了他身上。好吧,这就是照片里有两件衣服写着我的名字的原因。

  PS:由于№不能带手机,这张照片还是当地媒体发给我的,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的李红主任看着我们穿的隔离衣,好安心。

  今天我们这一组的工作时间是负责照顾留观患↓者,咽拭子标本采集一名高年资护士不让我做,说感染风险挺大的,我跟着学习几次她才放心让我做。瞬间心里觉得好暖。

  一上午很快就■过去了,由于穿着防护服和护目镜,视野和操作都√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,所以工作效率比起平时会低一些。

  按照标准操作流程,小心翼翼的脱掉防护服,又把自己里里外外洗干净,等离开病区的时候,已经下午1点多了。回到住的地方,拿起手机和家人、领导、同事报了平安,吃了饭就到了下午3点钟。

  严格来说,心理压力大是目前最大的考验。有个同事给我◥分享了十段舒缓心情的音乐,并告诉我要听着音乐拉升下身体,我照★着做了,效果还不错。

  从新闻里看到了山西有一个患者已经痊愈出院了,好开心。希望家乡一切安好。

  吃完晚饭,一■个人复习了下防护知识和操作要点。十点了,大家晚安。

  

  2020年2月3日 晚21时 晴

  我发誓,这是有史以来我最惨的一张自拍。就这还是出了病区洗了快一个小时澡,恢复了3个∮小时以后拍的。心疼我的鼻子一分钟!

  猜一下我们现在入驻的是哪个医院?不是矗立于东湖中的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,也不是全新修建的天门市妇幼保健院。而是天门市中医院陆羽院区。陆羽就是那个写《茶经》的茶圣陆羽。

  天门市中医院陆羽院区共设置了两ㄨ个隔离病区,我今天的工作是负责上层隔离区患∑者的治疗工作。上层隔离区一共入住了48名患者,其中最大】的86岁,最小的23岁。

  上午到岗后,我们就穿上隔离服♂进了病区,负责患者各项治疗和病区的消杀工作。病人虽然不多,但由于采◥取了“一患一室”的隔离措施,48个房间,好大的病区,跑路跑路跑路就是今天的主要活动,跑了整整4个多小时,才把任务完成。

  由于穿着防护服说话不是很清楚,我们还做了好多小卡◥片给病人,只要拿给病人看,他们就知道⊙啥意思,提高了我们和病人之间的沟通效率。

  众多的卡片中有一张是直男语录“请多喝水喝热水”!笑死我了。

  大部分患者情绪稳定,但我还是从几名患者的眼中看到极度的恐慌。我也只能竭尽所能,对他们进行了心理疏导。身在疫区、身在隔离病房心里压力肯定很大,我自己的心里都多多◥少少会出现一些问题,何况是』被隔离的患者。

  工作一直持续到下午,接班的伙伴进了隔离区,我们才下班。

  脱了防护服,把自己里里外外洗干净,我心中居然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。想了想,也许是防护服里的憋屈感觉和奇怪的味道在作怪吧。

  回到住的地方已经到了傍晚,午饭没顾上吃,只好早点吃晚饭了,8个小时没吃没喝没尿可真难受。躺在床上群里突然通知让我们一个个过去打预防针,希望管用■吧。打针回来,发了一会呆,就到现在了。

  各位晚安。

  

  2020年2月6日 中午12时 小雨

  昨天我上的下午班,回到住的地方已经晚上10点多了。胳膊腿感觉都不是自己的了。本来想着写点什么,但是洗漱完毕倒在床上实在太舒服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  昨天下午我到岗的时候,护士长拿出来几个特殊的防护“面屏”,“咱们的物资︻相对紧张,防护面屏不多,这是李军主任用文件袋自己做的防护面屏,今天负责查房、测体温等低风险操作的就带这个吧!”我和山大一院樊静妤护师由于要抽血做血气分析,所以护士长给了我〇们两个标准规格的防护面屏。看着其他同事带着自制的面屏,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  昨天我给一名50多岁的阿姨测完生命体征后,她看我记录的体温正常,就悄悄地问我“姑娘,我已经三天体温正常了,也没有咳嗽啥的症状,我感觉自己已经好了,是不▂是就快能出去了?”阿姨问我的时候,眼神里透着“希望”两个大字。我笑着回答她,“是的,再做两次核酸,是▓阴性的话,只要胸片正常,呼吸道也没其他症▲状,您就能回家啦!”听到回答,她脸上Ψ浮现出了久违笑容,“你们是山西医疗队的吧,你们真是我的福星,来了我就快好了,谢谢你们。”

  13楼有一个病房的小伙子天天坐在窗台上,我们私下讨论认为他应该是心里有些过度恐慌了,需要心理安↘抚。昨天我进去的时候看见他的衣服放在窗台上,我静静地走到他旁边◥问他,“你还在窗台上坐呢?你不用太担心,你这么年轻,一定能好的,你要相信医院,相信国家。”他扭头和我一笑,“姐,你该不是以为我要自杀吧,我一直在窗台上是想看看天门市第一医院,我媳妇在那边隔「离着。”我问他那孩子呢?“家人看着呢,我就想赶紧出去,孩子一个人太可怜。”

  给症状较重的患者抽了血,做了血气分析,又帮着其他战友←给整个病区的病人量量体温、测测血压、发发药,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。可能是护目︼镜扎的太紧了,又或是一下午忙忙碌碌没个闲,到快下班的时候,我感觉到有点缺氧了。

  脱了防护服,洗了澡出来,我看见和我一个班的战友们都在外头等我“你∮怎么才出来啊?我们都准备进去找你呢!”“别提了,我差点憋死在里头,摘了面屏、护目镜、口罩,我爱死这个能通畅呼吸的感觉了!”

  乱七八糟的就写到这里吧!我要吃午饭了。